韩愈如何伪造颂歌?(四)

发布时间:2021-01-27 19:02:36 来源:yobo体育app

韩愈如何伪造颂歌?(四)
 

  其实,韩愈伪造周文王的《拘幽操》并非孤本,东汉末年的蔡邕也曾假托周文王之口创作过一篇《拘幽操》。两相对照,如果说韩愈之作是对商纣王的颂歌,那么,蔡邕之作几乎就是对于商纣王的诉状。原文不引,摘录如下:“殷道溷溷浸浊烦兮。朱紫相合不别分兮。迷乱声色信谗言兮。炎炎之虐使我愆兮。幽闭牢穽由其言兮,无辜桎梏谁所宜兮。……遂临下土在圣明兮,讨暴除乱诛逆王兮。”(《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

  与韩作相同的是,末句也是这首歌的诗眼;不同的是,韩愈以“臣罪当诛兮,天王圣明”的极度的自虐心态表达对商纣王的效忠,而蔡邕则以“讨暴除乱诛逆王兮”表达了他对商纣王的反抗精神。虽然文中也有“遂临下土在圣明兮”的字眼,这在很大程度应理解为周文王对自身主政西岐的惕励。

  有意思的是,后人曾对这两首《拘幽操》作过比较。清人袁枚认为,“《羑里操》(指韩愈作品——笔者注)一篇,文王称纣(商纣王)为‘天王圣明’,余心亦不以为然,与《大雅》诸篇不合,不如古乐府之《琴操》(指蔡邕作品——笔者注)曰:‘殷道溷溷,浸浊烦兮;炎炎之虐,使我愆兮。’其词质而文。要知大圣人必不反其词以取媚而沽名。”(《随园诗话》,人民文学出版社,1960年,P814)他的意思是说,在思想表达上,对比蔡邕与韩愈二人的笔下行径,周文王这样的大圣人不会采取苏东坡式的反讽的文学方式,更不会昧着良心、颠倒是非而盲目歌颂、谗言邀宠。

  “臣罪当诛兮,天王圣明”作为在封建专制政权之下形成的历史悠久的自虐心理与奴才思想的精确表达,在20世纪初的中国仍然积习甚深,韩愈这句话也常被一些知识分子当作成语以此讽刺那些专制的奴才与皇权的宠臣,鲁迅就曾多次引用这句话以批评或反击其论敌。比如,鲁迅如此讥讽奴才心态:“然而,惭愧我还不是‘臣罪当诛兮天王圣明’式的理想奴才,所以竟不能‘尽如人意’,……”(《鲁迅全集》第三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P126)鲁迅曾如此讥讽思想禁锢,“我试一反省,觉得对于时事,即使未尝动笔,有时也不免于腹诽,‘臣罪当诛兮天皇圣明’,腹诽就决不是忠臣的行径。”(《鲁迅全集》第四卷,P194)

  当代学者资中筠指出,中国的知识分子自古以来具有两种传统,“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是一种,“臣罪当诛兮,天王圣明”是另一种。她把后一种传统称为盲目歌颂君主与权威的“颂圣文化”。她认为,“颂圣文化”的典型表达就是韩愈的“臣罪当诛兮,天王圣明”。不管自己受到皇权政治何等残酷的迫害,作为迫害者的皇帝总是“天王圣明”。这已在那十年得到证明。重要的是她的结论,前一个传统已经失传了,“颂圣文化”得到发扬光大,“臣罪当诛兮,天王圣明”仍是专制政体不便言明、心照不宣的“主旋律”,而这才是最可悲的。

上一篇:雪后初霁 童话青岛!疫情防控期间的老城区格外安静 下一篇:丽江雪后初霁 蓝月谷景区美景如画
要闻推荐

丽江雪后初霁 蓝月谷景区美景如画

经历了连日的降雪洗礼,1月18号,丽江蓝月谷景区雪后放晴,碧 [详细]

yobo体育app官方下载 更多